Kim陈西柚i

金钟大 朴志晟 刘基贤 尹净汉 陈立农 荷兰弟 抖森 白宇 朱一龙 大忽悠
“我喜欢的人都超甜”♡

“早上的饭一定要吃”

“沈巍你知道吗?赵云澜付出的真心一点都不比你少”

“白驹过隙 巍澜可期”

“白云深处有人家 人家爱死你了啦”

桔梗

   这只是一个流水账,来自一个脾气暴躁的成绩特差文科老阿姨
   忽悠=hy=衡焱
   老王=lw=林巍
   没有条理 因为我也看不懂我在写什么
   爱情这个东西我没有资格去评头论足,只求如果拥有,请牢牢抓住。




     “这世界上,除了你我别无所求。” 
              ——《挪威的森林》




 
       雨淅淅沥沥下起来的时候,衡焱打了个哆嗦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是半夜了。
       手表上的时针指在一点,深夜的街道空空荡荡,一溜的路灯如豆,昏黄的灯光打在地上,被坑洼的水凼映得发光。而光团一个一个排得整整齐齐码在马路两侧。
       衡焱用力眨眨眼睛仍是模糊一片,抬手去揉却触到一片冰冷的玻璃体。
       啊……是眼镜……
       慌张跑到屋檐下躲着,摸出手机打开,页面还停留在林巍给他发的微信上:“新的一年不用过得更好,但是一定要值得。”
       衡焱用手指擦干净上面的水滴,几近虔诚的将嘴唇贴在手机屏幕上,指尖按在录音上发白,隔了好久才干涩的吐出两个字:
      “……会的”
————————————————————

       和林巍认识是因为他是主播,林巍是他的粉丝。
       听说过一句话叫做“哪有什么上天注定的惊喜相遇,你和他的认识都是某一方的处心积虑”。
       所有人都认为是巧合,林巍自己明白得清清楚楚,小技巧而已。
       理所当然的动用自己所有的优势,抓住对方的小癖好,一点点脱下披着的白兔外壳,露出尖利的森齿。嘶——快忍不住了。
       衡焱为什么把他迷得神魂颠倒?长着个183的身高,一举一动像个小奶猫似的,头发永远都是软嗒嗒的躺在额头,随着奶猫的晃头幅度颤抖。黑黑亮亮的瞳仁像揉进了细碎的星辰,眼睛里一带了笑啊,那小虎牙也藏不住了。林巍揉着腮帮子想,要不要去表白?
       他曾经问过他的朋友,为什么爱你的女朋友那么深?
      “林巍啊,你知道爱一个人爱到死心塌地的感觉吗?即使你知道,你们两个可能不会有结果,但是你依旧会为那个人赴汤蹈火。你是一个索取者,而他是一个给予者。”
      “还好,我的索取得到了给予。”
       林巍闭着眼,手指一下没一下的按着眉心。回想这些日子,他根本压制不住他对衡焱的渴求和占有,他无法阻止他的感情日益变得脱离轨道,就像他无法控制他对衡焱的那些无法言喻的想法,气球也是有限度的,一经超过,“砰——”的全部暴露在空气中。
       哈——可笑的七情六欲。
       林巍面无表情的将朗姆酒一饮而尽,酒气在胸肺中盘绕着缠上双眼,迷迷茫茫一片衡焱的影子。
       “忽悠……”
        轻轻浅浅的一声叹息。
       “我喜欢你呀……”

        说实话,衡焱单身这么多年,说直不直说弯不弯,每天直播gay队友已经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什么时候变了的呢?
        那个人说,我希望那个点在我身上。
        那个人说,咳嗽好了吗。
        那个人说,愿岁并谢,与友长兮。
        那个人说,忽悠,我喜欢你。
        衡焱又一次打开了微信,他和林巍的聊天停留在了六天前,在那句话。
        真他娘的烦躁。
        感情呐,和游戏里的烟雾弹一个德性,白茫茫的雾气一散开,站在里面的人东张西望也看不清。想抓住,伸手确实虚无。
        手机屏幕一点点变暗黑屏,衡焱刚闭上眼,又一声“叮——”
        他和林巍的聊天界面更新了。
       “忽悠。”
       “我们这里下雪了。”
       “特别大,很漂亮。”
       “[图片]”
        衡焱把照片翻来覆去的点开,放大又缩小,旋转裁剪,然后设置成自己的手机桌面。做完这个,他心里升起一种变态的满足。
       “叮”——
        是一条两秒钟的语音。
        衡焱深吸一口气,指尖颤着点开。开头的一秒仿佛是风吹过的噪音,接着便是声线颤抖的两个字:
       “……忽悠”
        像是疯了一样。
        衡焱一遍遍点开,一直机械的重复着这一个动作,点开,点开,点开。直到他觉得,他认为整个空空荡荡的房间里被他的声音覆盖了,指尖从语音条上移开。
        “……忽悠……”
        “哎……我在……”随声而下的还有从被手背盖住的眼睛中渗出的泪水。

       在家里呆了一周都没有出门,衡焱裹上棉服,往兜里塞了几百块钱就出了门。
       其实已经是晚上六点过了。冬天天黑的特别早,空气干燥而冰冷,衡焱大大吸了口气后被刺激的猛咳起来,从口里吐出来的白气蒙住眼镜,又不想取下来擦,晃晃脑袋让冷空气吹干。
       街上的行人挎着包急匆匆的回家,衡焱逆行在人潮中,像个独行侠。
       肚子咕咕叫响,随便在街边的小吃店买了几串炸串,啃了几口觉得油腻腻的又扔了。
       他不知道他这样在街上游荡的原因,敷衍的想——或许是为了找个答案?或者——某种东西。
     
       
        雨淅淅沥沥下起来的时候,衡焱打了个哆嗦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是半夜了。
        手表上的时针指在一点,深夜的街道空空荡荡,一溜的路灯如豆,昏黄的灯光打在地上,被坑洼的水凼映得发光。而光团一个一个排得整整齐齐码在马路两侧。
        衡焱用力眨眨眼睛仍是模糊一片,抬手去揉却触到一片冰冷的玻璃体。
         啊……是眼镜……
       “叮——”手机又响了。
        慌张跑到屋檐下躲着,摸出手机打开,页面上只有林巍给他发的一则信息:“新的一年不用过得更好,但是一定要值得。”
        衡焱用手指擦干净上面的水滴,几近虔诚的将嘴唇贴在手机屏幕上,指尖按在录音上发白,隔了好久才干涩的吐出两个字:
       “……会的”
        消息发出去后便闪起了红灯,衡焱索性关了机。拐过街角,有沉暗的灯光从一扇小门透出来,衡焱抬头望了望天,一滴水“啪”地打在额头,溅出水花。这雨是停不了了。
        SECRET
        秘密?
        衡焱推门而进。店里没有客人,不知道是店主还是员工的人背对着站在吧台里。
       “欢迎光临,我的客人。”   
       “为什么没有其他人?”衡焱在高脚凳上坐好。
       “没有秘密的客人是不会到这儿来的。”男人拎着几瓶酒转身,礼貌一笑,“或者说——我在等你。”
       “等我?我俩都不认识。”
       “现在认识了。”男人低着头调酒,“我是这里的店长。”
       “我叫忽悠。”
       “噢——幸会。”店长递来一杯酒,“尝尝。”
       衡焱皱皱鼻尖。他不喜欢喝酒。说什么喝醉了就都忘了都是放屁,辛辣的液体往胃里灌,酒气幻成一把锤子毫不留情的敲打太阳穴:记着!给我记着!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事情还像昨天才发生似的。
        “放心,度数很低。”
        行吧。衡焱撇撇嘴,仰头一饮而尽,又舔舔唇,有些意犹未尽。
        一连喝了五杯,店长才停下调酒的手,笑眯眯的撑着吧台问:“
怎么样?”
       “有点酸,又有点甜,依稀有苦味但是会让人上瘾。”衡焱眨巴几下眼睛,啧了一声,“怪怪的。”
        店长歪着头看他被水汽浸湿的发丝,又低下头调了最后一杯酒,慢悠悠道:“一共六杯。一杯邂逅,一杯相知,一杯交好,一杯暧昧,一杯戳破。”
        “最后一杯——名曰爱情。”
        店长声音低沉,仿佛淌着音符的大提琴,转呀转呀盘旋在不大的店面里。
        衡焱身子半僵,伸手揉揉冷的僵硬的脸颊:“是吧……挺好的。”
       “机会要抓住,活着就是为了疯狂,到头来后悔都晚了。不会有什么人什么事会等着你。”店长擦拭着玻璃杯,举起来对着灯光转了转,“不要想着我苦了半辈子,以后会甜的,苦都苦了哪里来的甜。”
        衡焱咬住口腔里的软肉,垂着头
       “最后一杯酒加了一个东西,叫做桔梗。”
        桔梗,永恒,无望。
       
        虽然酒精度数很低,但是累计起来足以让衡焱上头。脑袋昏沉,眼前虚幻,心里却是意外的明了。
        机会只有一次,真正的爱情也只有一次。
        衡焱忍不住扇了自己一耳光,怂了这么久,明明知道自己对他到底什么感情,非要别人来踹一脚才肯直视。
       怂成狗了。
       在微博发了停播的微博,只是说了要出远门,并没有道明到底要去哪儿。
       然后,他做了他认为的,活了二十几年的最疯狂的决定,买了飞温哥华的机票。
      
       “新的一年不用过得更好,但是一定要值得。”
    
       “所以……这样值得吗?”

       “Of course ”
       
        他听见他自己的声音。

        落地的时候是温哥华时间的晚上九点。衡焱拢紧了风衣,整张脸几乎都要埋进毛衣的高领里,庆幸的是,他的东西吧不多,不用伸出手去推行李箱。
        林巍早些时候给他说过他的住址,或许从那个时候就已经是明显的暗示了,但是某人装作不知道,打个幌子忽悠了事。
        真对得起他的名字。
        上了出租车,给司机报了地址便闭上眼睛休息。说着要刚一回,其实心里还是怕的,怕什么——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万一……这从一开始就是个甜蜜的陷阱呢?万一……
        嘿!别他妈想了!衡焱在心里警告自己,被拒绝又怎样?好聚好散呗。
        衡焱皱了皱眉头,睁开眼睛。他看见街边的店铺都被彩灯装饰得流光溢彩,而车轮上缠着的防滑链绞着积雪,发出的咯吱咯吱声和从车窗外飘进来的悠扬音乐意外和谐。疲乏的靠在门框上,看雪花徒劳的伸手想要抓住车身,却被寒风无情的刮走。
        又阖上眼皮。
        迷迷糊糊被出租车司机叫醒,衡焱付了钱下车,摸出手机一看,正好十一点五十。
        抿抿唇,打出了那个早已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嘟——嘟——喂?……”
       “你说……新的一年里要做值得的事情,可是你还没告诉我值得的事是什么。”
        电话那头愣了一瞬,哑着声音开口:“只要你觉得值得,那就是值得的。”
        “还记得我说过的一句话吗?‘我与你共度了一个日出’。”衡焱咽了口口水,再说话时竟带了哽咽的哭腔。
        “记得。”林巍扣着桌角。他怎么可能会不记得?他怎么可能忘?
        “所以我不知道这会不会是一件值得的事。”
        “要是……”林巍却曲解了他的意思,苦笑一声,明明已经失恋了,还要来在他心上插一刀吗?
        “那你可以给我开一下门吗?我没穿厚衣服……”衡焱小小声地说,他不确定林巍有没有听见。
         电话那头安静了。接着便是重物倒地的声音和慌忙的脚步。
         衡焱把手机放回口袋,思衬着见了面说什么以缓尴尬。然而林巍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门打开后,一个人就直直的扑了上来,用尽了全身力气,紧紧的抱住了他,用的是揉进骨头,融入灵魂的力道。
        “忽悠……忽悠……忽悠……”
        衡焱听见男人喃喃的喊,伸出手环住他的腰肢,眼底的水汽蔓延上来遮住眼眶,他拼命的眨着眼睛想把水汽撇开:“我在……一直都在……”
       林巍的胸腔上下起伏着,感受到从肩膀上传来的湿意,忍不住的吻上了他的唇,一个带着惊喜,激动,茫然的吻。
       

      
      “新的一年,我做了这一辈子最值得的事。”@老王我要gtr
        衡焱的新微博置顶,除了这句话,还有一张牵着手的照片。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没有认清自己的内心,没有来找你怎么办?”衡焱戳着男人被衬衫包裹着的手臂肌肉,好奇的问。
         林巍捉住他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含笑道:“在表白的时候我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拒绝了……不至于连朋友都不会做。”
         “不过——我从来不做后悔的事情。没有表白,估计我现在也不能拥忽悠在怀。”
         “噫——恶心心讨厌厌。”衡焱红着脸瞪他一眼,还是顺从的窝进了男人怀里。
         开的繁密的桔梗花摆在桌上。

        

         真正的爱情无所谓金钱,利益,和美丑。如果有一个人爱你至深,宠你入骨,那么,请不要客气的抓住。
         世界上真的没有后悔药。
 
      

我比流言蜚语更先认识他

世界和你

(果然还是be写着顺手🌚)但是我爱澈汉

题目和文章没有任何关系

ooc严重  私设有  如有雷同不妥删

                                                  (序)
          男人站在窗外。
          窗外是一片渺茫的雪色,一层覆盖一层,分不清楚是雪山还是雪洼。灰蒙蒙的天上挂着惨月一轮,黯淡残星是白雪的映照。
           “崔先生,我们可以开始了。”我架好摄像机,轻声提醒男人。
          “好”
         “那么请问崔先生,您——还记得尹净汉吗?”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男人失神。
          怎么可能不记得?忘记一切,那个名叫尹净汉的人都会永远烙在他心尖上。”
           时光伸出手指,剥开厚厚的灰尘,扭转年轮,引申,引申,穿过万水千山,跨过无边海洋,停在了他的笑靥如花上。

                                                     (1)
            你还记得尹净汉吗?十七岁的崔胜澈点头。
             怎么可能不记得呢?尹净汉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啊。
           
           窗外下起了暴雨。
            崔胜澈靠在床头,屈起双腿,盖着毛毯,膝上放一本厚厚的泛黄小说,身边的置物台上有一杯热热的姜茶。留声机唱着平缓的歌谣,窗外开着海棠花,被雨水打湿成皱巴巴一团,和绿叶交缠在一起。
            突然的,窗外有脚步声响起,崔胜澈披衣而起。
            少年穿得单薄,站在雨幕中,及肩的发丝黏在脸颊上,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肉,但那一双眼睛极为传神,明亮且清澈,像极了崔胜澈梦里的星辰大海。
             那个人为什么要站在雨里呢?崔胜澈远远的向他招了招手。少年毫不避讳地和他对视,唇瓣动了动。
             崔胜澈反复咬着那几个字,是熟悉不过的国骂:
               “短命鬼——”
               少年又挑一下眉,转身走了。
               清晨寒霜凝结在花上,白晶晶一片,让人确信是冬天了。
              十七岁的尹净汉无疑是叛逆又骄傲的。逃跑,没有好脸色,恶言相向,忤逆医生的忠告。
               崔胜澈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他,在某个下午的楼梯上,少年坐在阶梯上,怀里是大大的一碗爆炒小龙虾。
              “你——”崔胜澈还没说完一句话,少年便抬起头,挑衅一笑:“离我远点,短命鬼。”
               没有理由,崔胜澈不觉得生气,反而很高兴。
              “白血病。”
              “心脏病。”
             啧,两个短命鬼。
             少年把塑料手套从手上脱下来,也不看崔胜澈,自顾自的离开。
             “你……你怎么吃这么辣的东西??”崔胜澈指着他手里的快餐盒,惊讶的长大了嘴。
             “嘁,我又不怕死。”少年翻了个白眼,把快餐盒扔进垃圾桶。转身的时候,那乌黑的发丝在空气中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浅浅的香味像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一点一点的传进崔胜澈的鼻腔。
             崔胜澈动用了一点点关系,就搬去了尹净汉的病房。他那个富商父亲总是对他有求必应,大概是因为病的原因?
            “哟短命鬼,看哥哥我无聊专门来陪我的?”尹净汉好像是不怕冷,随时身上都只有一层大红的薄衫,衬得他的肌肤白的憔悴。
            “我叫崔胜澈。”
           “我知道。”尹净汉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倒回在床上,“你得这病多久了?”
             多久了?崔胜澈已经记不清了,大抵是刚生下来的时候吧?听父亲说,他是早产儿,又有隔代遗传的心脏病,医院,几乎成了他的家,中药味和消毒水是他闻得最多的味道。
            崔胜澈是和医院共存亡的。如果把他比作茫然无措的扑火飞蛾,那尹净汉就是那束跳跃的微亮火焰。就那么一点点的光芒就照亮了崔胜澈的全世界。
             “你妈呢?”
            “死了。”崔胜澈没有关于任何一点母亲的记忆。
            “挺好的。”尹净汉评价一句。
            “你呢?”
           “我?我爸妈早就不管我了,人嘛,都是贱东西。”尹净汉低低笑了一声,只是传进崔胜澈耳朵里,莫名不是滋味。
            “护士说你不肯接受化疗——为什么?”崔胜澈轻声问到。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尹净汉翻身坐起来,一只手撑在膝上,饶有趣味的看他,“崔少爷,我们两个,是两个世界的人,你明白吗?”
            两个世界。
            崔胜澈的世界有鲜花,有光亮,有希望,有权有势,可以在高级的私人医院养病。浩瀚银河是他的底色。  
             尹净汉的时间有针头,有黑暗,有绝望,没权没势,可以在杂物房的角落里舔伤口。高高耸立的四堵黑色墙壁是他的囚牢。
             “我们是处于相背而行的逆行世界里。”
            “你明白吗?小少爷。”
                                                    (2)
            尹净汉很叛逆,他能做的一切都做。吃辛辣的食物,不接受化疗,包括逃跑。
            天色暗下来,红日换做玄月,月光从峭楞楞的树隙中穿过来,被割成破碎的几块。
            崔胜澈自梦中惊醒,发现窗户大大敞着,一抹红色忽的上来又隐去,很熟悉的颜色啊。
             他把头支出去,尹净汉消瘦的身子正攀在斑驳的铁门上,一点点地向上爬。
            “喂——”
           尹净汉被吓了一跳,转头看他,恶狠狠瞪了一眼,加快了速度。
            崔胜澈盯着他的背影,在他一脚踩空又重新踩稳后,按下了警铃。
            可想而知的,尹净汉没有跑成。        他被护士带了回来,经过崔胜澈身边的时候,清晰的国骂传进他的耳朵:“叛徒。”
            少年的眼角带着水光,崔胜澈绷紧了身子,手攥成拳,掌心是黏腻的湿汉。
             两间病房里相隔间有一盆鸢尾花,树叶已经枯萎了,花骨朵儿也是奄嗒嗒的,唯独一枝开的极艳。尹净汉一下没一下的刮着花瓣,毛茸茸的发顶对着崔胜澈。
            崔胜澈知道他不该举报,但仍要为自己找个理由开脱:“净汉,你要定时做透析的……”
            尹净汉立刻回呛他:“多管闲事的家伙。”
           崔胜澈摸摸鼻梁,自知理亏
           沉默像是砧板上的任人宰割的鱼,两个背对着背躺在床上。
           空气凝固的像冰。
            打破尴尬的是尹净汉,他翻了个身,嘟哝一句:“崔胜澈,如果你明天就会死,你现在会干什么。”
            实在的,崔胜澈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的命是医院给的 ,他早已经习惯了触目而及的白大褂,习惯了他那个一眼就能看到底的人生。他是早早的被上帝规划好了的。可是尹净汉不一样。
             沉默就是他最大的本钱。
             “至少不是呆在这里死。”尹净汉轻松道,“人生嘛,就是要自己掌握,该浪就浪,最好飘上天扯都扯不下来那种。”他亮晶晶的眼睛注视着崔胜澈,忽闪忽闪璀璨至极,如同银河中拖着长长尾巴的彗星。
              崔胜澈仍然沉默。
          
               鼓了好大勇气,崔胜澈才抬手敲响了门。
              尹净汉睡眼惺忪地打开门,不耐烦的瞪他。
              “带上我一起吧。”
             “逃跑的话。”
            有了人打掩护,逃跑自然方便了许多,随便寻个理由支开护士,两人飞快地脱下病号服,从医院的后门溜了出去。
             “啊——真爽,好久都没出来了。”尹净汉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惬意的弹出一口气,“空气真好。”
            “恩。”崔胜澈也是兴奋的,踏在泥土上的感觉让心有了实感,不再像飘在海面上的颠簸小船。
           “小少爷你可想好了,我是不会再回去了的。”
          “死在外面比在医院插着满身管子的好。”
         
            两人去了医院外的树林,穿过树林就是一片望去无边的田野,站在黑沉沉的天幕下,像幻境,假的真实。
            “崔胜澈,你闻到了吗?”
           “闻到什么?”
          “咸腥的泥土下万恶的资本主义铜臭味。”尹净汉深深吸了口气,“下辈子,下辈子我一定要很多很多钱,堆到发臭也不扔。”
          “会的,一定会的。”

                                                        (3)
           这一次,崔胜澈在手术台上足足躺了五个小时才被放出来。
          他睁开眼睛,想,我还活着。
         可是他没有见到尹净汉。每每到了晚上,总会有吱吱呀呀的留声机音乐传入耳畔,他知道那是尹净汉,他只教过尹净汉如何使用那个老古董。
            他问过护士,为什么尹净汉不来看他。
             护士说,他不想来。
           你瞧,尹净汉多么骄傲的人啊,连见都不肯见他。
            再看到尹净汉,已经是一周之后了,他看见崔胜澈时,眼神有一瞬间的闪烁。
            “我拖累你了。让你又回到这个地方。”崔胜澈垂下一双狗狗眼,可怜兮兮道,“但是尹净汉,你不要不理我。”
            尹净汉不是心软的人,看见他的小心翼翼止不住心疼
             “好。”

             快递小哥欲哭无泪得从怀中取出一枝尚且完整的玫瑰花:“门卫说这些东西不能带进来……”
             崔胜澈舔舔唇瓣,把那只玫瑰花捧在手心,送走了快递小哥。
            “藏什么呢!”尹净汉冷不丁从背后冒出来,“手给我看。”
             崔胜澈避不及,唯唯诺诺把手伸出去:“花……而已”
             “送我的?”
             “恩,净汉生日快乐。”
            今天是尹净汉的十八岁生日,崔胜澈认识他没多久,不知道他喜欢些什么,只能定个九十九朵玫瑰。其中的含义,两人心知肚明,看破不说破,不然朋友都没得做。
              尹净汉闭眼嗅了嗅玫瑰的香气:“这是我过得第一个生日,谢谢你,崔胜澈。”
             那是他的少年啊,十八年没有过过一个生日。崔胜澈的心疼到了极点。
            尹净汉低低问了一句:“不给我唱个生日快乐吗?一点诚意也没有。”
              崔胜澈脸颊一红,他不会唱歌。可是尹净汉闪闪发亮的眼睛像小鹿斑比一样,让人拒绝不得。
              “祝你生日快乐~”歌曲的确惨不忍睹,但是声音沙哑磁性,就像从那个留声机淌出来的缓慢歌谣,酥了尹净汉的耳根。
             “我很喜欢。”
             喜欢这个生日,喜欢这朵玫瑰花,喜欢这首歌。
             我还喜欢你。
           
              “净汉,我的病在一直恶化,医生说,情况不容乐观。我在进医院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做了骨髓配型。估计是天意吧,我的骨髓和你完美契合。”崔胜澈仰头看着天空,唇角带笑,“我已经签了移植同意书,也替你签了,不许拒绝。你一定要好好儿活下去。”
             尹净汉做了这辈子他认为最叛逆的事,他侧过身子,吻上了崔胜澈的唇”
            “我们赌一次吧,你会活的比我久。”

           那一次从天台回来后,崔胜澈染上了风寒,以他现在的情况,小小的风寒便足以要了他的命。从众人的谈论中得知,他活不了。
            也是从那一次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尹净汉。
            2008年8月8号,数十名专家齐聚一堂。
           崔胜澈躺在病床上,病痛已经折磨的他虚弱至极,眼前是一阵清明一阵模糊,天花板上的灯光也是一点一点的若隐若现,崔胜澈吃力地举起手放在眼前,隔着指缝,仿佛看见了尹净汉的笑靥如花。
             炽热的灯光刺在他眼前,崔胜澈昏睡过去前,还想着他的少年。
            那个骄傲,叛逆,我行我素,不受控制的另一个世界的少年。

                                                    (4)
             “那个赌,您赢了。”我抿唇。
            “对,我赢了。”崔胜澈扣着手,苦笑道。
             2009年8月8日。
             2019年8月8日。
            整整十年,他没有放弃在全世界寻找尹净汉的身影。
             即使他知道,尹净汉早就不在了。
             “那您知道尹净汉已经死了吗?”我凝视这眼前男人的眼睛,“为何还要这么倔强的去寻找呢?”
            “或许就是不相信吧。”崔胜澈呼出一口气,脱力似的向后一靠,“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尹净汉在他心中的确没有死。他的心脏正顽强的在崔胜澈左胸腔里跳动,像鼓点一般,每一下跳动都是咚咚声。
            当年尹净汉和他打这个赌,因为尹净汉知道,他的病绝不是白血病这么简单,否则那么多年,不至于连一个可以配型的骨髓都找不到。他十八岁的时候,那朵玫瑰花和那句生日快乐是他一生看过听过的最美的花,最美的声音。
            崔少爷啊,尹净汉喜欢你啊。
      
             崔胜澈将手附在心脏上,低下头,那一抹温柔在他唇角荡漾:“我也喜欢你呀,我的少年。”
              我从包里取出一个日记本:“尹净汉先生托我一定要把这个给你。”

            “2007年11月24日,我的房间搬进了一个得心脏病的短命鬼哈哈,像只狗狗一样,不过长得很帅。”
           “2007年12月5日,那个多管闲事的短命鬼是个叛徒,竟然告发我逃跑,再也不要理他了!!”
            ……
            “2008年2月16日,他说要和我一起逃跑,他说想成为我这个世界的人,可是回来的时候他病发了,我很害怕,如果他离开了怎么办?”
           “2008年10月4日,又到了我的生日呐,可是今年不一样!崔胜澈送了一朵玫瑰给我,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别人的生日祝福。好开心~啊啊啊啊~我亲了他,怎么办怎么办~他好像并不讨厌。”
              ……
              “2008年7月8日,我觉得我写完这篇日记就会死了,这一辈子终于要过去了,原来死也是一种解脱。我喜欢的人下个月就要做手术了,他找到了心源,没错,心源是我。对不起,胜澈啊,如果你知道我的一己私欲会讨厌我吗?我真的不能忍受别人的心脏活在你的世界里。虽然我不在了,至少我可以和你在你的世界里好好活着,我可是听了你的话的呢。手术一定要成功啊。”
             “2008年7月10日,我又回到了医院。”
            “2007年7月11日,胜澈呐……我好疼……”
           “2007年7月30日,我真的……坚持不了了……我爱……”
           日记到这里戛然而止,最后那个字尹净汉没写完就闭上了眼睛。
            崔胜澈极力忍着心中的酸涩,原来他的少年是这么可爱的人。
             我的采访和任务到此结束,崔胜澈送我出来,临别之际,他向我鞠了一躬:“谢谢你的哥哥。”
                                                     (5)
            我叫尹净娴,是尹净汉的亲妹妹。
           我知道自己有个哥哥,但父母把哥哥送走了,只因为哥哥有病,而那个病是个无底洞,我问过父母,为什么不给哥哥治病,父母沉默了。
            通过很多方法,终于找到了哥哥所在的医院并且和哥哥联系上。很幸运,哥哥很宠我。有一天,哥哥告诉我他喜欢上一个人,那个人长得很好看,比他还好看。
            哥哥每天都会和我视频,可是到了后来他拒绝和我视频,原因只是他现在太丑了。
             哥哥生日那天我失去了和他的联系。知道2007年7月30日那天,我收到了他的死亡通知书和器官捐赠书,接受人正是他喜欢的那个人。按照哥哥的遗嘱,我找到了他,并把日记给了他这算是我能为哥哥做的最后一件事。
               一路走来路上是一片白茫茫的雪,我站在湖边,湖面反射出晶莹的光,恍惚中,看见尹净汉从湖中心一步步走来,笑靥如花,身姿如玉。
              “谢谢你。”
             出走半生,你归来仍是少年模样。
--------------------END---------------------

今日份沙雕
被考试折磨到面无表情

还是厚着脸皮求评论

观看愉快

依旧的沙雕梗
今天考试真的让我很崩溃
然后可能不会很好笑因为我也没有梗了

厚着脸皮求评论

观看愉快

依旧是十分钟快打
我笑点很低笑得在床上翻滚
然后使用愉快

铁爸爸:小男朋友变媳妇get√
Thor:为什么我们不一样?Loki回阿斯加德了(狗狗委屈)
Steve:(扶额)我想李子应该比我重要

铁爸爸:(骄傲)因为你们没有钱

沙雕之作???
我爱铁虫
第一次试微信体  有点生疏……🌚🌚
看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