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m陈西柚i

金钟大 朴志晟 刘基贤 尹净汉 陈立农 荷兰弟 抖森 白宇 朱一龙 大忽悠
“我喜欢的人都超甜”♡

“早上的饭一定要吃”

“沈巍你知道吗?赵云澜付出的真心一点都不比你少”

“白驹过隙 巍澜可期”

“白云深处有人家 人家爱死你了啦”

今日份沙雕
被考试折磨到面无表情

还是厚着脸皮求评论

观看愉快

依旧的沙雕梗
今天考试真的让我很崩溃
然后可能不会很好笑因为我也没有梗了

厚着脸皮求评论

观看愉快

依旧是十分钟快打
我笑点很低笑得在床上翻滚
然后使用愉快

铁爸爸:小男朋友变媳妇get√
Thor:为什么我们不一样?Loki回阿斯加德了(狗狗委屈)
Steve:(扶额)我想李子应该比我重要

铁爸爸:(骄傲)因为你们没有钱

沙雕之作???
我爱铁虫
第一次试微信体  有点生疏……🌚🌚
看看就好

这是一辆车

圆汉火箭预警🚀🚀🚀(对于我来说🌚🌚)
ooc我的/不上升真人/5k加/

链接走评论。

我……我已经废了
本来是想开含蓄车的奈何我的心态还没好所以车有点……绝望🌚

ooc我的
谁上升谁是臭居居

我的小蜘蛛!!!

链接评论

恕我直言   不管多么霸气高冷的人设被安上范丞丞的名字   就像个xxj🌚🌚

好叭好叭   我的第一次开车送给丞农   大概今晚半夜发车?

(碎碎念:我的车才是小学鸡开的车)

薄雾散尽等星辰

本来是酱酱酿酿自己撸点文自嗨的结果被某人知道了就被忽悠着放出来   现在已经是星期六了,下面放文    (果然还是be写着顺手🌚)

题目和文章没有任何关系

ooc严重  私设有  如有雷同不妥删

                                                  (序)
          男人站在窗外。
          窗外是一片渺茫的雪色,一层覆盖一层,分不清楚是雪山还是雪洼。灰蒙蒙的天上挂着惨月一轮,黯淡残星是白雪的映照。
           “崔先生,我们可以开始了。”我架好摄像机,轻声提醒男人。
          “好”
         “那么请问崔先生,您——还记得尹净汉吗?”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男人失神。
          怎么可能不记得?忘记一切,那个名叫尹净汉的人都会永远烙在他心尖上。”
           时光伸出手指,剥开厚厚的灰尘,扭转年轮,引申,引申,穿过万水千山,跨过无边海洋,停在了他的笑靥如花上。

                                                     (1)
            你还记得尹净汉吗?十七岁的崔胜澈点头。
             怎么可能不记得呢?尹净汉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啊。
           
           窗外下起了暴雨。
            崔胜澈靠在床头,屈起双腿,盖着毛毯,膝上放一本厚厚的泛黄小说,身边的置物台上有一杯热热的姜茶。留声机唱着平缓的歌谣,窗外开着海棠花,被雨水打湿成皱巴巴一团,和绿叶交缠在一起。
            突然的,窗外有脚步声响起,崔胜澈披衣而起。
            少年穿得单薄,站在雨幕中,及肩的发丝黏在脸颊上,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肉,但那一双眼睛极为传神,明亮且清澈,像极了崔胜澈梦里的星辰大海。
             那个人为什么要站在雨里呢?崔胜澈远远的向他招了招手。少年毫不避讳地和他对视,唇瓣动了动。
             崔胜澈反复咬着那几个字,是熟悉不过的国骂:
               “短命鬼——”
               少年又挑一下眉,转身走了。
               清晨寒霜凝结在花上,白晶晶一片,让人确信是冬天了。
              十七岁的尹净汉无疑是叛逆又骄傲的。逃跑,没有好脸色,恶言相向,忤逆医生的忠告。
               崔胜澈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他,在某个下午的楼梯上,少年坐在阶梯上,怀里是大大的一碗爆炒小龙虾。
              “你——”崔胜澈还没说完一句话,少年便抬起头,挑衅一笑:“离我远点,短命鬼。”
               没有理由,崔胜澈不觉得生气,反而很高兴。
              “白血病。”
              “心脏病。”
             啧,两个短命鬼。
             少年把塑料手套从手上脱下来,也不看崔胜澈,自顾自的离开。
             “你……你怎么吃这么辣的东西??”崔胜澈指着他手里的快餐盒,惊讶的长大了嘴。
             “嘁,我又不怕死。”少年翻了个白眼,把快餐盒扔进垃圾桶。转身的时候,那乌黑的发丝在空气中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浅浅的香味像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一点一点的传进崔胜澈的鼻腔。
             崔胜澈动用了一点点关系,就搬去了尹净汉的病房。他那个富商父亲总是对他有求必应,大概是因为病的原因?
            “哟短命鬼,看哥哥我无聊专门来陪我的?”尹净汉好像是不怕冷,随时身上都只有一层大红的薄衫,衬得他的肌肤白的憔悴。
            “我叫崔胜澈。”
           “我知道。”尹净汉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倒回在床上,“你得这病多久了?”
             多久了?崔胜澈已经记不清了,大抵是刚生下来的时候吧?听父亲说,他是早产儿,又有隔代遗传的心脏病,医院,几乎成了他的家,中药味和消毒水是他闻得最多的味道。
            崔胜澈是和医院共存亡的。如果把他比作茫然无措的扑火飞蛾,那尹净汉就是那束跳跃的微亮火焰。就那么一点点的光芒就照亮了崔胜澈的全世界。
             “你妈呢?”
            “死了。”崔胜澈没有关于任何一点母亲的记忆。
            “挺好的。”尹净汉评价一句。
            “你呢?”
           “我?我爸妈早就不管我了,人嘛,都是贱东西。”尹净汉低低笑了一声,只是传进崔胜澈耳朵里,莫名不是滋味。
            “护士说你不肯接受化疗——为什么?”崔胜澈轻声问到。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尹净汉翻身坐起来,一只手撑在膝上,饶有趣味的看他,“崔少爷,我们两个,是两个世界的人,你明白吗?”
            两个世界。
            崔胜澈的世界有鲜花,有光亮,有希望,有权有势,可以在高级的私人医院养病。浩瀚银河是他的底色。  
             尹净汉的时间有针头,有黑暗,有绝望,没权没势,可以在杂物房的角落里舔伤口。高高耸立的四堵黑色墙壁是他的囚牢。
             “我们是处于相背而行的逆行世界里。”
            “你明白吗?小少爷。”
                                                    (2)
            尹净汉很叛逆,他能做的一切都做。吃辛辣的食物,不接受化疗,包括逃跑。
            天色暗下来,红日换做玄月,月光从峭楞楞的树隙中穿过来,被割成破碎的几块。
            崔胜澈自梦中惊醒,发现窗户大大敞着,一抹红色忽的上来又隐去,很熟悉的颜色啊。
             他把头支出去,尹净汉消瘦的身子正攀在斑驳的铁门上,一点点地向上爬。
            “喂——”
           尹净汉被吓了一跳,转头看他,恶狠狠瞪了一眼,加快了速度。
            崔胜澈盯着他的背影,在他一脚踩空又重新踩稳后,按下了警铃。
            可想而知的,尹净汉没有跑成。        他被护士带了回来,经过崔胜澈身边的时候,清晰的国骂传进他的耳朵:“叛徒。”
            少年的眼角带着水光,崔胜澈绷紧了身子,手攥成拳,掌心是黏腻的湿汉。
             两间病房里相隔间有一盆鸢尾花,树叶已经枯萎了,花骨朵儿也是奄嗒嗒的,唯独一枝开的极艳。尹净汉一下没一下的刮着花瓣,毛茸茸的发顶对着崔胜澈。
            崔胜澈知道他不该举报,但仍要为自己找个理由开脱:“净汉,你要定时做透析的……”
            尹净汉立刻回呛他:“多管闲事的家伙。”
           崔胜澈摸摸鼻梁,自知理亏
           沉默像是砧板上的任人宰割的鱼,两个背对着背躺在床上。
           空气凝固的像冰。
            打破尴尬的是尹净汉,他翻了个身,嘟哝一句:“崔胜澈,如果你明天就会死,你现在会干什么。”
            实在的,崔胜澈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的命是医院给的 ,他早已经习惯了触目而及的白大褂,习惯了他那个一眼就能看到底的人生。他是早早的被上帝规划好了的。可是尹净汉不一样。
             沉默就是他最大的本钱。
             “至少不是呆在这里死。”尹净汉轻松道,“人生嘛,就是要自己掌握,该浪就浪,最好飘上天扯都扯不下来那种。”他亮晶晶的眼睛注视着崔胜澈,忽闪忽闪璀璨至极,如同银河中拖着长长尾巴的彗星。
              崔胜澈仍然沉默。
          
               鼓了好大勇气,崔胜澈才抬手敲响了门。
              尹净汉睡眼惺忪地打开门,不耐烦的瞪他。
              “带上我一起吧。”
             “逃跑的话。”
            有了人打掩护,逃跑自然方便了许多,随便寻个理由支开护士,两人飞快地脱下病号服,从医院的后门溜了出去。
             “啊——真爽,好久都没出来了。”尹净汉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惬意的弹出一口气,“空气真好。”
            “恩。”崔胜澈也是兴奋的,踏在泥土上的感觉让心有了实感,不再像飘在海面上的颠簸小船。
           “小少爷你可想好了,我是不会再回去了的。”
          “死在外面比在医院插着满身管子的好。”
         
            两人去了医院外的树林,穿过树林就是一片望去无边的田野,站在黑沉沉的天幕下,像幻境,假的真实。
            “崔胜澈,你闻到了吗?”
           “闻到什么?”
          “咸腥的泥土下万恶的资本主义铜臭味。”尹净汉深深吸了口气,“下辈子,下辈子我一定要很多很多钱,堆到发臭也不扔。”
          “会的,一定会的。”

                                                        (3)
           这一次,崔胜澈在手术台上足足躺了五个小时才被放出来。
          他睁开眼睛,想,我还活着。
         可是他没有见到尹净汉。每每到了晚上,总会有吱吱呀呀的留声机音乐传入耳畔,他知道那是尹净汉,他只教过尹净汉如何使用那个老古董。
            他问过护士,为什么尹净汉不来看他。
             护士说,他不想来。
           你瞧,尹净汉多么骄傲的人啊,连见都不肯见他。
            再看到尹净汉,已经是一周之后了,他看见崔胜澈时,眼神有一瞬间的闪烁。
            “我拖累你了。让你又回到这个地方。”崔胜澈垂下一双狗狗眼,可怜兮兮道,“但是尹净汉,你不要不理我。”
            尹净汉不是心软的人,看见他的小心翼翼止不住心疼
             “好。”

             快递小哥欲哭无泪得从怀中取出一枝尚且完整的玫瑰花:“门卫说这些东西不能带进来……”
             崔胜澈舔舔唇瓣,把那只玫瑰花捧在手心,送走了快递小哥。
            “藏什么呢!”尹净汉冷不丁从背后冒出来,“手给我看。”
             崔胜澈避不及,唯唯诺诺把手伸出去:“花……而已”
             “送我的?”
             “恩,净汉生日快乐。”
            今天是尹净汉的十八岁生日,崔胜澈认识他没多久,不知道他喜欢些什么,只能定个九十九朵玫瑰。其中的含义,两人心知肚明,看破不说破,不然朋友都没得做。
              尹净汉闭眼嗅了嗅玫瑰的香气:“这是我过得第一个生日,谢谢你,崔胜澈。”
             那是他的少年啊,十八年没有过过一个生日。崔胜澈的心疼到了极点。
            尹净汉低低问了一句:“不给我唱个生日快乐吗?一点诚意也没有。”
              崔胜澈脸颊一红,他不会唱歌。可是尹净汉闪闪发亮的眼睛像小鹿斑比一样,让人拒绝不得。
              “祝你生日快乐~”歌曲的确惨不忍睹,但是声音沙哑磁性,就像从那个留声机淌出来的缓慢歌谣,酥了尹净汉的耳根。
             “我很喜欢。”
             喜欢这个生日,喜欢这朵玫瑰花,喜欢这首歌。
             我还喜欢你。
           
              “净汉,我的病在一直恶化,医生说,情况不容乐观。我在进医院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做了骨髓配型。估计是天意吧,我的骨髓和你完美契合。”崔胜澈仰头看着天空,唇角带笑,“我已经签了移植同意书,也替你签了,不许拒绝。你一定要好好儿活下去。”
             尹净汉做了这辈子他认为最叛逆的事,他侧过身子,吻上了崔胜澈的唇”
            “我们赌一次吧,你会活的比我久。”

           那一次从天台回来后,崔胜澈染上了风寒,以他现在的情况,小小的风寒便足以要了他的命。从众人的谈论中得知,他活不了。
            也是从那一次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尹净汉。
            2008年8月8号,数十名专家齐聚一堂。
           崔胜澈躺在病床上,病痛已经折磨的他虚弱至极,眼前是一阵清明一阵模糊,天花板上的灯光也是一点一点的若隐若现,崔胜澈吃力地举起手放在眼前,隔着指缝,仿佛看见了尹净汉的笑靥如花。
             炽热的灯光刺在他眼前,崔胜澈昏睡过去前,还想着他的少年。
            那个骄傲,叛逆,我行我素,不受控制的另一个世界的少年。

                                                    (4)
             “那个赌,您赢了。”我抿唇。
            “对,我赢了。”崔胜澈扣着手,苦笑道。
             2009年8月8日。
             2019年8月8日。
            整整十年,他没有放弃在全世界寻找尹净汉的身影。
             即使他知道,尹净汉早就不在了。
             “那您知道尹净汉已经死了吗?”我凝视这眼前男人的眼睛,“为何还要这么倔强的去寻找呢?”
            “或许就是不相信吧。”崔胜澈呼出一口气,脱力似的向后一靠,“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尹净汉在他心中的确没有死。他的心脏正顽强的在崔胜澈左胸腔里跳动,像鼓点一般,每一下跳动都是咚咚声。
            当年尹净汉和他打这个赌,因为尹净汉知道,他的病绝不是白血病这么简单,否则那么多年,不至于连一个可以配型的骨髓都找不到。他十八岁的时候,那朵玫瑰花和那句生日快乐是他一生看过听过的最美的花,最美的声音。
            崔少爷啊,尹净汉喜欢你啊。
      
             崔胜澈将手附在心脏上,低下头,那一抹温柔在他唇角荡漾:“我也喜欢你呀,我的少年。”
              我从包里取出一个日记本:“尹净汉先生托我一定要把这个给你。”

            “2007年11月24日,我的房间搬进了一个得心脏病的短命鬼哈哈,像只狗狗一样,不过长得很帅。”
           “2007年12月5日,那个多管闲事的短命鬼是个叛徒,竟然告发我逃跑,再也不要理他了!!”
            ……
            “2008年2月16日,他说要和我一起逃跑,他说想成为我这个世界的人,可是回来的时候他病发了,我很害怕,如果他离开了怎么办?”
           “2008年10月4日,又到了我的生日呐,可是今年不一样!崔胜澈送了一朵玫瑰给我,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别人的生日祝福。好开心~啊啊啊啊~我亲了他,怎么办怎么办~他好像并不讨厌。”
              ……
              “2008年7月8日,我觉得我写完这篇日记就会死了,这一辈子终于要过去了,原来死也是一种解脱。我喜欢的人下个月就要做手术了,他找到了心源,没错,心源是我。对不起,胜澈啊,如果你知道我的一己私欲会讨厌我吗?我真的不能忍受别人的心脏活在你的世界里。虽然我不在了,至少我可以和你在你的世界里好好活着,我可是听了你的话的呢。手术一定要成功啊。”
             “2008年7月10日,我又回到了医院。”
            “2007年7月11日,胜澈呐……我好疼……”
           “2007年7月30日,我真的……坚持不了了……我爱……”
           日记到这里戛然而止,最后那个字尹净汉没写完就闭上了眼睛。
            崔胜澈极力忍着心中的酸涩,原来他的少年是这么可爱的人。
             我的采访和任务到此结束,崔胜澈送我出来,临别之际,他向我鞠了一躬:“谢谢你的哥哥。”
                                                     (5)
            我叫尹净娴,是尹净汉的亲妹妹。
           我知道自己有个哥哥,但父母把哥哥送走了,只因为哥哥有病,而那个病是个无底洞,我问过父母,为什么不给哥哥治病,父母沉默了。
            通过很多方法,终于找到了哥哥所在的医院并且和哥哥联系上。很幸运,哥哥很宠我。有一天,哥哥告诉我他喜欢上一个人,那个人长得很好看,比他还好看。
            哥哥每天都会和我视频,可是到了后来他拒绝和我视频,原因只是他现在太丑了。
             哥哥生日那天我失去了和他的联系。知道2007年7月30日那天,我收到了他的死亡通知书和器官捐赠书,接受人正是他喜欢的那个人。按照哥哥的遗嘱,我找到了他,并把日记给了他这算是我能为哥哥做的最后一件事。
               一路走来路上是一片白茫茫的雪,我站在湖边,湖面反射出晶莹的光,恍惚中,看见尹净汉从湖中心一步步走来,笑靥如花,身姿如玉。
              “谢谢你。”
             出走半生,你归来仍是少年模样。
--------------------END---------------------